人妻交换

开小超市的湘楚美妇

6.7

开小超市的湘楚美妇

 红旗社区,是位于东北某工业城市的市区最北端的一片住宅区,而这里起初是红旗机械厂的家属住宅区。红旗机械厂还是在五十年代,在苏联援建专家的协助下建成的一个重工机械厂,工人及家属居住的住宅区,也是在五十年代和工厂同期建成的,厂区和家属区并不相邻,相隔了挺远距离是相互独立的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随着大东北重工业的没落,红旗机械厂在由计划变市场的大潮中虽做出了调整改革,在勉强挺过了二十一世纪后还是倒闭了,与家属区相隔挺远的厂区被卖给了港商,原来的工厂家属住宅区也就变成了一片独立的民宅区,沿用的最初的名字改名为了红旗社区。


  在当年是以重工业为主的东北三省,像红旗社区这样的地方是很多的。如经典喜剧《东北一家人》里,剧中牛大爷一家住的那个老旧小区,就这部小说里红旗社区这样的地方。您回想下笑点甚多的《东北一家人》,对这部小说里展开背景情节的环境,肯定就能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啦。


  从原来的厂区家属区变成了普通的居民社区,红旗社区成了市区其他地方的人眼中,在这个城市里又破又穷又乱的一块「特区」。原因是这里因在市区最北端位置较偏,住宅楼虽都已破旧不堪但至今仍未动迁,同时因中途经历了下岗再就业,一直居住在这里的人能买起新楼房的只占少部分,绝大部分人只能选择依然住在了这里。住在这里的原住户几乎都是下岗职工,大部分又未能再找到较好的工作生活较为困难,大东北的产业工人又是普遍的性子较野,原来还都是一个工厂的能够形成凝聚力,稍微有点火星就能在这里掀起群体事件,以至连城管轻易都不敢来这里搞综合执法。楼房道路破旧、穷人相对集中、管理上较为混乱,成了红旗社区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三大标签,也就成了市区其他地方的人眼中的一块「特区」。


  清一色是老旧不堪的老楼,而且面积还比较大,红旗社区自是没法设置物业,直接管理这片老住宅区的,是设在这里的社区办。红旗社区的社区办主任姓孙,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原来是红旗机械厂的一名宣传干部。虽然她经常自称是酷爱读书学习,但文化水平其实只有小学程度,只是勉强能读她确实喜欢看但也只能看懂的故事会,是因她刚到工厂上班时很走运地赶了文G的尾巴,靠着喊口号喊得最积极当上的干部。红旗厂倒闭原厂家属区变为了民宅区,因有着以前打下的基层和靠山,又得以当选为了红旗社区的社区主任,而且当选后便没在下去,至今已做了十多年这里的社区主任了。


  要说这位孙主任长得,说她老人家是凤姐的亲妈,哪绝对是谁听了都信。身材倒是长得还不不错,可个头只有一米五,跟凤姐酷似也是长了张能给《进化论》


  做论据的类人猿脸型,嘴大唇厚整张嘴是向前凸凸着的,而且她老人家还多张了对也是向前凸凸着的金鱼眼,让男人看一眼会丧失大半天性欲望的杀伤力,可以说是超过了那位已去祸害美国男同胞们的凤姐。不过在咱们天朝,只要是位能称之为主任的领导干部,哪怕长得像猿照样能有人爱。咱这位孙主任虽是位女领导,在这方面也是不甘落后的,有一个比她小了整十岁的男小三。


  孙主任的男小三姓贾,四十四岁的年纪,本名叫什么大部分人都说不上来,但好多人都知道其外号叫贾一棍。一次孙主任和三个同龄妇女打麻将,相互间聊起男人话题时随口失言,说在她手下工作的一位小贾同志,长了根勃起后跟大棍子一样的大家伙。也不知道是那三位中年妇女中的哪一位,把她说的这一番话给传了出去,就这么大家都知道了她有位姓贾的男小三,于是就送了他这位男小三个绰号叫贾一棍。


  这位贾一棍同志,十多年之前便来了红旗社区,但他之前并不是原红星机械厂的工人,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便从农村来这边做小买卖的,那时在红旗厂上班的人因都有着稳定的收入,红旗社区这一片那时还算得上是市区最繁荣的区域,进城做小买卖的时间比较早,贾一棍很快就成了当时在农场还很让人羡慕的万元户,并从农场娶了个很漂亮的媳妇,后来还有了一个女儿。可惜贾一棍有钱后很快就学坏了,沾染上了吃喝嫖赌一身的恶习,没几年媳妇就跟他过不下去了,扔下他和女儿改嫁了别人。贾一棍离婚后也没钱了回了农村两年,但好逸恶劳不肯干农活种不下去地,把女儿留给了他年迈的父母照料,又来了城里回了红旗机械厂周围混,但等他再回来时已成了人见人烦的二流子。


  要说这贾一棍长得真可谓是个奇葩,身材到是生得细腰乍背矫健强壮像是甄子哥,脸长得却是酷似唱《东北人都是活雷锋》的雪村叔叔。不过配上面提到的那位孙主任,还是陈冠希配凤姐的水准,当然他甘心给堪比凤姐亲妈的孙主任去做了男小三,是因为那位孙主任贪得了大笔多钱能供养着他,此外还提拔做了红星社区办绿化组的组长。


  看到这您可能要问了,一个相当于农村村长级别的社区主任,贪污能贪污到多少钱啊?可您别忘了,现在咱们天朝农村的村长,有着过千万甚至过亿资产的都不在少数了,那么城市里的村长能贪得的钱自然也少不了。就在小说里的红旗社区办,小小的一个社区办,竟然盖了一栋四层的办公楼,而单在盖办公楼的过程中,那位孙主任就搂得了不下百万的好处。靠上了这么一位主任富婆,贾一棍自然也就不缺钱了,而因为他这位情人身材容貌长得都跟类人猿似的,本来就好色的贾一棍有了钱后,自然得是经常得去外面找别的女人。不过这位孙主任的嫉妒心极强,贾一棍都是悄悄地干这些勾当的。结果这一次贾一棍在一次去买啤酒时,又把色爪伸向了开小超市的良家妇女徐湘云。


  徐湘云祖籍是湖南的,父母都是当年来大东北援建的知识青年,她是在东北的这个城市出生的,因字湖南省的别称是湘或楚,父母就给她取名了叫了徐湘云。


  以前我们国家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接班制度,就是子女可以接替退休父母的工作岗位。这种父母干那行女就能干那行的不合理制度,是从1986年开始废止的,但从开始废止到全面废止,中间经历了一段过程,在有些地方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废止。徐湘云的父亲还没有到退休年龄时,红旗机械厂传出了马上要废止接班制度的风声。那时候在工厂里上班的工人,还是被称为“铁饭碗”,为了能给女儿争取个“铁饭碗”,徐湘云的父亲以病为由提前退了休。徐湘云上学相对较晚,当时是十六岁但只上初二,父亲以提前退休的代价又经过一番打点,抢在了接班制度废止之前,给因此退了学的徐湘云,在红旗厂抢到了一个“铁饭碗”。徐湘云十六岁便开始在红旗厂做了一名工人时,当时正好是1990年。


  参加工作后没几年,徐湘云结婚成了家。丈夫是原红旗机械厂的一名司机,年龄比她大了十多岁,但为人吃苦耐劳忠厚老实,人送绰号李老蔫,因此徐湘云也就没有过于在乎,丈夫年龄比她大了很多的事。可惜李老蔫性能力虽正常,却因先天性精子存活率低没有生育能力,他们夫妻结婚近二十年一直没孩子。后来她们夫妻双双下了岗,李老蔫买了辆出租车跑起了出租,正好家住在一楼房子还足够的大,徐湘云就在家里开了个小超市,将靠外面的两间屋子摆上了货架当超市,他们夫妻住在里面的一间屋子里。


  虽然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,时间长了徐湘云两口子也就习惯了,虽然不是多么得有钱,夫妻和睦徐湘云两口子的日子过得也舒坦安逸。然而那天贾一棍来了她家的小超市买啤酒,却是由此引发了徐湘云的一场噩梦。


  这天傍晚在外面开出租的李老蔫还没收车回家,贾一棍因晚上有几个狐朋狗友要来他家喝酒,来了徐湘云家的小超市买啤酒。贾一棍就住在徐湘云家所在的楼对面的楼,经常来徐湘云家开的小超市买东西,和徐湘云两口子都认识而且比较熟了。贾一棍这回一次要了三箱子啤酒,赶上外面还下着小雪,他一个人搬不了,便让徐湘云帮着他送到他家去。外面下着雪来买东西的人很少,贾一棍几乎天天来她家的买东西很熟了,徐湘云也没有多想,暂时先锁上了小超市的门,搬着一箱啤酒帮贾一棍送去了他家。


  徐湘云今年已正好四十岁了,虽是出生在东北但血统上属于纯湘妹子的她,面目清秀圆圆的脸蛋细眉弯眼,不能说多漂亮但长得很有女人味。同时徐湘云还天生了一幅娇好身材,因为并没生过孩子,人到四十身材依然一点没走样,尤其是两条腿颀长笔直格外地惹人眼。


  让徐湘云帮着他把啤酒送来家里时,贾一棍初确实并没有动歪念头。到了他家所在的楼门口时,走在前面的他用脚勾开了楼道门,走在后面徐湘云就搬着一箱啤酒先走进了楼道,因此走上楼梯之后是走在了他的下面。那天徐湘云下身穿的是一身黑色的紧身棉袜裤,更加突显出了她颀长笔直格外地惹人眼球的双腿,一下子就把好色之极的贾一棍给勾起了色心。因此等徐湘云搬走啤酒上了楼走到他家门口时,贾一棍打开门后一把把徐湘云推了进门,随后把徐湘云按到他家客厅的沙发上强奸了。


  遭遇到了贾一棍的强奸后,徐湘云情绪激动很是气愤,大骂着贾一棍要打110报警。贾一棍却是嬉皮赖脸地对她说:「我说妹子啊,我不是因为看你太漂亮,忍不住了才对你干了这事的吗?我保证仅此一回绝无下回,你就别嚷嚷着打啥110啦。再说你和我都是四十多的人了,大伙还都知道你老公比你大那么多早不行了,今天这事又只有你和我在场,你说你非要把这事闹大了,到底我强奸你还是咱俩通奸,你恐怕是很难能说得清楚啊。完事真要是非把这事闹出去了,我是啥德行谁都知道不在乎这个,可你以后就没法在这一片呆了。」听了贾一棍这一番话,徐湘云最后还是认了吃亏没报警。其实贾一棍是个色大胆小的家伙,事后还是很害怕徐湘云会报警的,但过了几天见徐湘云果然没敢声张,贾一棍的色胆就被徐湘云的忍让又给壮起来了,开始以打电话的方式让徐湘云再来他家。徐湘云接了几次电话后没有来贾一棍家,并恳请贾一棍不要再纠缠她了,后来就不再接贾一棍的电话了。而此时胆子已经徐楚湘的懦弱更装足了的贾一棍,趁这天徐湘云丈夫李老蔫早上刚出车走了后,干脆就直接来了小超市找徐湘云。


  徐湘云这几天本来就被侯志骚扰得心神不宁,突然见贾一棍一大早像只老鼠似的突然推门溜进了超市,顿时更加紧张得浑身抖成了一团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贾一棍则是见一大早并没人来买东西,趁徐湘云还没反应过来时,快速地把小超市的只有的一面门从里面给关了,随后跳过来拦腰抱住了徐湘云,把她拖进了里面他们夫妻住的屋子里,就势把她按在了靠近门口的沙发上。


  因为早上给小超市开门时刚去过屋外,徐湘云上身的外面还穿着一件长身的羽绒衣,上身里面穿的是一件淡红色的毛衣,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普通裤子,脚上穿的是一双平跟的普通黑色棉皮鞋。


  被贾一棍拦腰拖进里屋按到了沙发上,徐湘云这才反应过来扭着胳膊拼力挣扎了起来,同时嘴里不停地哀求着贾一棍说:「老贾大哥,求求你,就放过我吧。


  这还是在我家里,万一有人来买东西看到了,我就没脸在这住了。那天在你家的时候,咱们不都说好了吗?我答应了不把那天的事报警,你答应不再纠缠我了,你怎么还直接来我家找我了啊?」


  听了徐湘云眼泪都流出来的哀求,贾一棍却是把徐湘云外面的羽绒服扯掉后,更用力地把她压在了沙发上,干瘪猥琐的脸凑近了徐湘云白皙细嫩的脸说:「我说妹子啊,我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,给你打了那么多回电话你又不搭理我,想你想得受不了了,才忍不住来你家找你了吗?」


  说完压住徐湘云对她的嘴强吻了一阵,贾一棍屁股坐在徐湘云两腿上压住她的下身,一只手把徐湘云的两只胳膊按在了沙发靠背上,另一只手粗暴地掀起徐湘云上身的毛衣,又把里面的胸罩粗暴地直接扯了下来,随后把脸紧贴到了徐湘云的胸前,张开嘴在徐湘云两只丰满的奶子上狂亲了起来。


  身材娇好纤细的徐湘云一点也不胖,但两只白皙的乳房却是很大很丰满。由于并没有生过孩子,人到四十徐湘云奶子几乎没有下垂,乳晕的区域并不大颜色也不黑,乳头也没有变大变黑还是葡萄粒样子的,而且两只乳头在丰满的乳房上还是想上翘翘着的。


  狂亲了一阵又大力揉了一阵徐湘云的两只丰满奶子,贾一棍的色欲被更强烈地激发了上来。手伸到下边解开徐湘云裤子的皮带,把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毛裤以及最里面的内裤,粗暴一把全扯到膝盖以下,紧跟着用脚一蹬从徐湘云的双腿上蹬了下去。徐湘云脚上穿的是一双平跟的普通黑色棉皮鞋,并没有鞋带穿在脚上比较宽松,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毛裤被贾一棍用脚蹬了下去,脚上的两只鞋也都被带了下去。紧跟着贾一棍又从头上扯掉了徐湘云上身的毛衣,徐湘云被扒光的只剩下了脚上的一双白色袜子。


  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完全暴露出了身体,徐湘云更加用力地拼命反抗了起来,可在虽面目猥琐但身体结实有力的贾一棍面前,她的拼命反抗却只能在做着徒劳的挣扎。扒光了徐湘云身上的衣服后,贾一棍猛一使劲拦腰抱起来徐湘云,把她以叉开腿坐着的姿势放到了沙发扶手上,随后用一只手把徐湘云的两只胳膊按到了后面的墙上,另只手伸在徐湘云的胸前更大力的揉起了她的奶子。


  徐湘云家卧室里摆的是一张老式的双人沙发,一侧的扶手比较宽,被贾一棍抱起后叉开腿坐着的姿势放到了沙发扶手上,之后又被贾一棍死死按住了动也动不了,徐湘云骑坐在沙发扶手上被迫较大地叉开了两条腿。同时因为沙发扶手上套着带网眼的套巾,随着便贾一棍大力揉奶子的动作,徐湘云的上身被揉得来回地前后移动着,带动着她的下身也来回地前后移动着,使得沙发扶手上套着带网眼的套巾,刺激感很强烈地摩擦起了她的阴部。


  作为一个人到四十生理正常的中年女人,因比她大了十多岁的丈夫,年过五十后已基本丧失了性能力,徐湘云在最近这几年里,一直处于了性欲远达不到满足的状态。上面的两只乳房被贾一棍大力地揉着,下面阴部被沙发扶手上带网眼的套巾刺激感很强的摩擦着,徐湘云心理上的屈辱感虽达到了恨不得咬舌自尽的程度,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难以控制地产生了生理反应,令她明显地感觉到阴道里竟然开始湿润了起来。


  遭受到贾一棍这样一个猥琐无赖的强奸凌辱,却是感觉到自己的下身竟然有了反应,徐湘云心理上则是感觉到了更大的屈辱,本来就在不停淌着眼泪的眼角,珍珠断线般地淌出了更多的泪水。


  贾一棍把揉奶子的手伸到了下面,开始摸弄了徐湘云的下身后发现,此时徐湘云的阴道已经被他给玩弄的湿润了,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对徐湘云说:「我说妹子呀,你这小骚逼儿咋流水了啊?是不是其实是喜欢让哥玩你啊,嘴上不说心里早盼着让哥来操你呢啊?其实你这么想就对了,你说男人女人活一辈子,除了吃喝拉撒睡,不就是鸡巴和逼的这点事儿嘛。来,好妹子,别没完地掉泪儿啦,好好地让哥再操你一回。哥跟你保证,只要你这回乖乖地从了哥,以后哥肯定就不再缠着你啦!」


  徐湘云自是不相信贾一棍说的不会再纠缠她的承诺,但现在已经被贾一棍扒光了衣服,刚才的拼命挣扎都没能敌得过贾一棍,再次遭到贾一棍已经是逃过过去的事情了。心里面痛苦地长长叹了口气,徐湘云心里面又对自己说:「算了,就当是和老公做了一次吧。」


  带着萌生起的这样的念头,徐湘云痛苦地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,只盼着贾一棍对她的蹂躏能够早点结束。


  看到徐湘云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,贾一棍本想是再好好地凌辱玩弄一番徐湘云,但他这时发现他自己的内心其实还是很胆怯的。先是想到徐湘云开的小超市是开在家里的,万一这时会有人来买东西给撞见了,把这事传扬出去将徐湘云给逼急了,猫急了还咬人呢,这样没准徐湘云反而真的会去报警。进而又想到万一被人撞见传扬出去了,即使事后徐湘云没由去报警,这件事肯定也会传到他那个社区主任的情妇耳朵里,那样他也就没法再给那个嫉妒心很强的老女人做情人了,也就肯定会失去社区办综合治理组长的职务,进而他也就失去了现在过得有滋有味的日子。


  于是带着一连串想到的这些个想法,在徐湘云放弃了挣扎反抗后,贾一棍便决定马上开始对徐湘云的操干,因心里他的心里其实也是胆怯的,实际他也盼着能快点结束这次对徐湘云的强奸。当然他心里早在来之前便合计好了,能让徐湘云以后继续屈从他的主意。


  在受辱者继续的懦弱和施暴者依然的胆怯里,贾一棍把徐湘云抱到床上开始了对她的奸淫。十多分钟后在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声中,贾一棍在徐湘云的身上发泄完了欲望。射精前他从徐湘云的阴道里拔出了鸡巴,把一大滩的精液都射在了徐湘云的脸上,趁被射的满脸精液的徐湘云还没反应过来时,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徐湘云被射满精液的脸的照片。


  经历了一次噩梦后又经历了一次噩梦,在自己家里第二次遭受到贾一棍的奸污后,徐湘云想到了贾一棍之后肯定还会继续纠缠她,却是没想到贾一棍竟拍下了她被射满精液的脸的照片,将此作为了以后更能够要挟住她的筹码。不过贾一棍拍照片作为要挟的举动,反而是逼得徐湘云能够鼓起了勇气,在这天贾一棍奸污完她后便匆匆离开后,冷静下头脑琢磨起了摆脱贾一棍纠缠的办法。


 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徐湘云虽还没想到如何摆脱贾一棍纠缠的办法,但想到了向既是她以前同事又是好朋友的王春霞求助。因为她觉得王春霞比她大了几岁,虽然跟她一样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家庭妇女,但相比起来要也比她更有主意。


  想到了要向好友王春霞求助,可是把遭人强奸的事面对面地去跟好姐妹说,徐湘云觉得自己很难能张得开口,于是拿定主意后是给王春霞打过去的电话。


  然而徐湘云却是万万想不到的是,在她给王春霞打过去的电话的时候,王春霞也是在带有被动意愿的感觉中,刚刚被一个丈夫之外的人给操完。而让徐湘云更万万没想不到的是,刚刚也是强迫操完了王春霞的人,也是在红旗社区的社区办上班的。


 完


影片评论

首页

视频

下载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